投资者关系

台湾的离岛(杨苏棣)

Stephen M. Young

我们大多数人都以为,台湾本岛就是台湾这个地方的全部。但多年来,我有幸走访一些较小的岛屿,它们共同组成了中华民国,或更大的台湾。暂时停止政治评论,我决定在今天的专栏里分享我对这些不同岛屿的印象。

这些岛屿包括位于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的岛群,葡萄牙人称其为渔翁岛(Pescadores),现代台湾则称为澎湖群岛;与中国大陆咫尺相隔的金门(汉语拼音为Jinmen,闽南语拼音则为Quemoy)和马祖,被视为福建省的一部分,中国和台湾都声称拥有主权;位于台湾本岛东南角外海的绿岛,早期曾因是国民党政权囚禁政治犯的监狱而声名狼藉。还有其他许多小岛,包括有人居住的岛屿和无人岛,共同构成台湾这个国家做为一个整体所包含的陆地面积。

小时候住高雄 曾随父亲造访澎湖

我小时候住在高雄,我的父亲当时是中华民国国军的军事顾问,有一次他到澎湖视察时,带著我一起去。我清楚地记得,那些低洼的岛屿沐浴在强劲的季风吹拂之下。我们参观了一些供奉当地神祇的优美寺庙,还品尝了美味的鲜鱼料理。后来,我以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处长的身分,再次造访澎湖,尽管距离我首次到访已经过去将近五十年,却发现那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澎湖的风还是很大,人口依然稀疏,仍旧远离台湾本岛的政治和社会─此刻的澎湖,正在向低碳的绿色空间转型。

有一座小岛位于台湾北部和中国大陆之间,是监视中国大陆动态的军事前哨。我们必须搭乘特殊的飞机或小艇才能抵达这座小岛。回程时,飞机得从一条向下倾斜的陡峭跑道起飞,不过只有一次机会,不然可能就会掉进海里。我记得当地的那支小型守备队似乎特别孤绝。他们通常在那里短暂驻扎两到三周,然后才能回家探望他们的家人。

我从来没有去过绿岛,但在一次绕行台湾东南部海岸的旅途中,我坐在车上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它。我记得一九八○年代初期,当我还是一名年轻的公务员时,我的国民党谈判对手开玩笑地说,如果我不守规矩,他们可能会把我送到绿岛。当时那是一座恶名昭彰、戒备森严的监狱,里面关著独裁统治者的政敌。

国民党戒严时期 绿岛囚禁政治犯

身为美国在台协会的菜鸟签证官,我曾经审核过一位绿岛出狱囚犯的移民签证申请。我们的领事法要求我们仔细审查任何可能使申请人丧失入境美国资格的严重刑事犯罪。站在我面前的那位来自屏东县的老人,坦承他被判有罪,并被判处在绿岛终身徒刑。我被要求提交他的犯罪纪录,引发一场令人悲伤但有启发性的交流。

一九五○年,他只是住在台北近郊的一个年轻人,和邻里友人在当地一家小酒馆聚会,却遭到围捕,且被控密谋颠覆政府。犯罪纪录显示,这些人在草山(阳明山)藏匿枪械,目的是推翻刚刚迁到台湾的国民党政府。

在我们的讨论过程中,我确信神秘人是无辜的。他说,他和他的朋友只是下班后聚在当地一家酒馆聊天的老朋友。然而,经过军事法庭的审判,几个人被行刑队处决了。这个人被判终身徒刑在绿岛。坐了将近二十年的牢后,他终于被释放,却没有获得任何解释或道歉。他似乎仍然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遭受这种可怕的厄运。

在征询华盛顿的意见后,我很高兴地为他签发移民签证,让他可以前往加州和姊妹团聚。虽然我从未去过绿岛,但我的大儿子后来去了,他告诉我那里已经变成一个旅游景点,有雅致的乡村民宿和许多绿色植物值得探索。不过,我可以肯定地说,在国民党的戒严统治时期,被送到那里的人一定也有许多类似的悲惨故事,而且往往是被莫须有的罪名加以诬陷。

处长任内访金马 参观巨大军事洞穴

担任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时,我终于有机会走访金门和马祖。接待我的军方官员带我参观他们的前辈在中华民国政府迁台初期,为了抵御中国大陆的持续炮击而辟建的巨大洞穴。一九九○年代初期,我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任职时,曾在福建省的厦门岛看过这些岛屿。我记得在游览英国领事馆旧址附近的一座小山时,我问导游金门在哪里。他指了指东北方向大约两英里外的一个地方。令我惊讶的是,这些岛屿历经多年的炮击和不定期的袭击,却依然屹立不摇。

在访问这些沿海岛屿期间,我还拜会了当地的县长。我们一起走到码头,看著中国大陆游客鱼贯登岸,借着一日游的机会来看看这属于台湾的一小片土地。我的军方接待人员就站在附近,县长兴奋地告诉我,他这个小选区的命脉是来自中国大陆的观光客,而不是远在天边的台北政府。他夸称,当地的收入几乎全部仰赖观光业。在军事指挥官花了一整天的大部分时间,细数他和他的前辈们自一九四九年来与中国大陆军事对峙的历史之后,我可以感受到他听到县长这些话时有多么尴尬。

最后还有一点值得一提。五十多年前,我还是一个住在高雄的小男孩,我的家人经常开车到鹅銮鼻(垦丁)和台湾西南端的美丽海滩。我记得,我们会经过一块耸立在岸边的独特岩石。它的形状很特别,很像当时的美国副总统理查.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头,尤其是突出的尖耸鼻子。所以我们这些小孩子都把它叫做“尼克松头”(Nixon Rock)。

总之,台湾周边有各式各样的美丽小岛,尤其是在将台湾本岛与亚洲大陆分隔开来的台湾海峡。有些岛屿是令人心旷神怡的度假胜地、渔业中心和世外桃源,但也有些岛屿蕴藏更为险恶的历史记忆。整体而言,它们丰富了台湾这个岛国的多样性,让我们走览诸岛成为一种乐趣。

(作者杨苏棣,二○○六年至○九年担任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一○年至一三年担任美国驻香港及澳门总领事。)自由时报0822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